戴望舒:三个女人谁伤我最深

来源:中华大课堂

撑着油纸伞,独自彷徨在悠长,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。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。

戴望舒的这首《雨巷》,让众多文艺青年突然找到了爱情最初的样子,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在雨巷中遇到一个丁香姑娘。

那么诗人戴望舒,遇到自己的丁香姑娘了吗?他的感情经历,是否如他在诗中描绘的那般,让人心动且意味深长。

图片

戴望舒

1927年,戴望舒避居朋友施蛰存的家中,此时的他对未来充满了迷茫,恰在这时,施蛰存的妹妹施绛年走进了戴望舒的心中,当时戴望舒22岁,施绛年17岁。

活泼开朗的施绛年给整日闷闷不乐的戴望舒心中带来了很多快乐,渐渐地,他喜欢上了这个小姑娘。

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别看施绛年年纪小,但是很有个性,而戴望舒却是一个即忧郁又内向的大男孩。

两人的三观不合、性格差距大,此时的施绛年对文绉绉的戴望舒根本没兴趣。

其实施绛年不喜欢戴望舒还和他的长相有关,戴望舒虽然长相高大,但皮肤黝黑,再加上戴望舒由于童年时期得过天花,所以,他的脸上有很多麻点。

为了追求施绛年,戴望舒为她写下了很多情诗。从戴望舒后来的一首题为《我的恋人》的诗中,就可以看中他对施绛年的喜爱。

我将对你说我的恋人, 我的恋人是一个羞涩的人, 她是羞涩的,有着桃色的脸, 桃色的嘴唇,和一颗天青色的心。

可是无论戴望舒怎么追求,施绛年都没有接受戴望舒的爱,而且施绛年从不当面拒绝戴望舒的表白,她总是用温和平静的微笑对待戴望舒的苦苦追求。

图片


也许施绛年喜欢情书,也许施绛年开始忧郁,也许施绛年希望用这种冷淡的方式让戴望舒明白自己的内心。

但陷入单相思中的戴望舒却丝毫没有察觉到施绛年的心思,在一次次示爱无果后,他的创作灵感反而大爆发,他写下了大量的情诗,其中就包括他的成名作《雨巷》。

有时情场失意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,如果没有这期间的爱情挫折,《雨巷》这首诗歌也不会创作于世,恐怕知道戴望舒的人也会少很多。

自古以来,文人墨客的名字只能伴随传世佳作而被人记住,比如张继的《枫桥夜泊》,就是在考场失意后的千古佳作,历史记住了张继,而那年的状元终淹没在岁月的长河中。

苦恋一年后,为了与施绛年有最后的结局,戴望舒在冲动之下以跳楼自杀相逼。无奈之下,施绛年只能接受戴望舒。

戴望舒是不是真想跳楼不得而知,但是施绛年答应成为戴望舒的女朋友,从事后看则明显是缓兵之计。

1931年,戴望舒与施绛年订婚。订婚后施绛年向戴望舒提出了关于结婚的条件:

戴望舒必须出国留学,取得学位,回来有稳定的收入后,才可能结婚。

戴望舒同意了。1932 年,戴望舒乘坐“达特安”号邮船离开上海前往法国留学。一边读书一边做翻译的工作,靠着对女朋友的思念勤学苦读。

他不知道,他前脚刚走,施绛年便投入别人的怀抱。

原来,在戴望舒与施绛年订婚前,施绛年早已经有了喜欢的人,对方是一个开茶叶店的小老板。偏偏这段恋情没有公开时,戴望舒就想到以身殉情表明想法。于是,施家为了戴望舒能够安心在国外留学,就隐瞒了这个消息。

图片

戴望舒与女儿

1935年,戴望舒回到上海。面对施绛年已经移情别恋的事情,他即痛苦又生气。于是,戴望舒给了施绛年一个耳光,然后登报解除了长达八年的苦恋。

面对戴望舒与妹妹施绛年的事情,施蛰存夹在中间也很无奈。他后期回忆说:

一个是我的大妹妹,一个是我的亲密朋友,闹得不可开交,亦纯属他们自己私人之事,我说什么好呢?当年此事发生时,我就不管此事,一切采取中立态度,不参与也不发表意见,更不从中劝说或劝阻。

这段荒唐的婚约解除之后,戴望舒十分痛苦。恰好这时他所居住的公寓与小说家穆时英一家是邻居,好友穆时英很同情戴望舒的遭遇,他希望戴望舒尽快从失恋中走出来。于是,穆时英将自己的妹妹穆丽娟介绍给了戴望舒。

穆丽娟长相端庄典雅,有着大家闺秀的风范。她与施绛年最大的不同,就是她受到哥哥穆时英的影响,很喜欢读小说,当时的戴望舒又通过《雨巷》一诗,小有名气,这时的穆丽娟犹如邻家妹妹一样对戴望舒充满了崇拜。

初次相见,戴望舒就对穆丽娟一见钟情,两人互相吸引很快就确定了恋人关系。

正应了一句话,旧的不去新的不来,错过了一个施绛年,又遇到了更好的穆丽娟。

1936年6月,时年31岁的戴望舒与穆丽娟在上海新亚饭店举行了婚礼。婚后,两人育有一女,取名为戴咏素,小名朵朵。

图片

戴望舒与穆丽娟结婚照片


1939年,抗日战争爆发了,上海即将沦陷。为了保命,戴望舒带上穆丽娟与女儿前往香港居住。在香港的这段日子,一家三口生活得十分幸福。戴望舒在香港的居住地林泉居婉如成了一个文艺沙龙,作家施蛰存以及画家叶浅予等人都会经常去拜访。

关于在香港的这段生活,后来,穆丽娟回忆说:“婚后我不管家务,一切有保姆代劳。一个保姆负责煮饭,另一个负责带孩子。实在无聊,就学学英语,和徐迟的爱人陈松一起出去看电影,逛街。”

即使受到战争的影响,但戴望舒与穆丽娟的生活依旧很温馨,而且富有情调。

大概很多人会认为戴望舒会与穆丽娟平平淡淡、和和美美的生活下去,但往往事与愿违。

图片

穆丽娟

一方面,这也与戴望舒的性格有关,戴望舒不善言谈,他整天醉心于自己的写作事业,根本想不到多陪陪穆丽娟。加上戴望舒有点大男子主义,每个月最多给穆丽娟30元生活费。生活中的种种小事,都惹得穆丽娟不悦。

而且还有一点是最重要的,戴望舒一直对旧爱施绛年念念不忘,穆丽娟忆起当年生活时曾说:"他对我没有什么感情,他的感情给施绛年了。"

另一方面,1940年6月,出任伪职的穆时英在上海被国民党特工刺杀身亡。穆丽娟想回家奔丧,由于政见不同,此举被戴望舒阻拦了,穆丽娟与戴望舒之间产生了隔阂。

同年,穆丽娟的母亲也在上海去世,但是报丧的电报却被戴望舒扣下了。恰巧,穆丽娟穿上了红色的旗袍会见友人叶灵风之妻赵克臻,被友人嘲笑穿着不雅,穆丽娟才得知母亲去世的消息。

戴望舒扣下穆丽娟母亲的电报,是不想让穆丽娟回上海,因为穆时英出任伪职。

戴望舒出于民族大义让穆丽娟与家人断绝往来,可是对于穆丽娟则过于残忍,血浓于水,哥哥离世自己不去也就罢了,可是自己的生生母亲自己怎能无动于衷。

至此,两人的婚姻关系彻底走向了破碎的状态。穆丽娟无法忍受戴望舒的欺骗,她当掉了母亲留给自己的翡翠胸针,带着女儿回到了上海。

图片

穆丽娟

戴望舒请求穆丽娟能回到自己的身边,再续前缘。但无论他怎么求穆丽娟,穆丽娟依旧不肯。

戴望舒再次走向了极端,这次他没有跳楼,而是写下一封绝命书,服毒自杀。

戴望舒在绝命书中写到:“现在幻想毁灭了,我选择了死,离婚的要求我拒绝,因为朵朵已经五岁了,我们不能让孩子苦恼,因此我用死来解决我们间的问题,它和离婚一样,使你得到解放。”

幸好,被朋友所救。

爱情中只要受到打击就以死相逼,这种极端的做法实在不可取。

最后,穆丽娟在律师的帮助下,与戴望舒办理了半年分居,将女儿交给戴望舒照顾。

分居期间,戴望舒先后给穆丽娟寄了两本日记和数张充满亲情的照片。邮寄时,戴望舒还写上了一句:“丽娟,请你想到我和朵朵在等待你,不要忘记我们。”

可是破镜难重圆,此时的穆丽娟早已心灰意冷,她毅然决然地结束了这段婚姻。

关于这段婚姻,穆丽娟曾说:

我从小是家中的掌上明珠,所有人都很重视关心我。但是自从和戴望舒结婚后,却一点地位也没有。我还年轻,只有20多岁,不能就这样过一辈子。

图片

戴望舒与杨静

1942年,戴望舒与同在大同图书印务局工作的抄写员杨静相恋。这一年,杨静才16岁,而戴望舒是37岁。年龄相差21岁,可以说是老夫少妻了。

由于两人的结合太过草率,以及年龄的代沟,婚后不久,就显现出了婚姻的不牢固。戴望舒与杨静的婚姻终究没有熬过七年之痒,1948年,杨静移情别恋了,她爱上了一位姓蔡的青年。

于是,杨静向戴望舒提出了离婚,但是戴望舒迟迟没有在离婚协议上签字。面对戴望舒的举动,杨静索性与这位青年私奔了。

其实从事后看,杨静选择与戴望舒在一起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有名气、有丰厚的收入、在香港有房有车。转眼抗战结束后,戴望舒回到大陆,在暨南大学执教,只能领到微薄的薪水,年轻的杨静一下子不高兴了。眼看的名声、财富,一下子都没有了,她受不了,于是选择了红杏出墙。

图片

戴望舒与杨静及儿女

这就是戴望舒一生的三段爱恋,在爱情的道路上频频遇到挫折,移情别恋、愤然离去、红杏出墙,戴望舒遇到的三个女人,一个比一个伤他的心,戴望舒的三段感情充满了欺骗、猜忌、背叛,唯独少了爱情的忠诚。戴望舒的一生,也未遇到那个与她终老的丁香姑娘。

1950年,戴望舒因病去世,享年45岁。在位于法国里昂大学的校园内,有一处戴望舒纪念碑牌,碑牌位于一丛丁香花旁,纪念牌上用中文写着:

纪念中国诗人戴望舒

里昂中法大学学生

阅读6443
分享